是但——随便

2007-01-05 00:00    作者: Chinese Restaurant News 中餐通讯

    朋友二人一同走进饭店。甲问:“吃什么?”乙答:“随便!”随随便便一声回答,实实在在一个难题!
   它可以是:无所谓啦,意思意思,随便吃点算啦!也可以是:不要客气,我赢了钱,随便叫,今晚吃它个痛快!
   广东人不叫随便,而曰“是但”。是——但又不是,一样把你难倒!店家听了又会为何?如果是熟客,或者好彩遇着个好伙计,兴许会随便地给你介绍两道“是但”的小菜,让你填饱肚子了事。多伦多有家小店,就以豆豉排骨、清水蒸蛋之类的东西巧称“是但XX”作为特别餐,好应付那些既不想多用脑,又不想多花钱的懒蛋加吝啬蛋。
但是如果遇着个不良奸商,就遭殃了!分明是打肿脸充胖子,正牌的羊牯,不宰你宰谁?于是最贵又最不饱肚的就给你端了来,等到会帐才知道饮了血。幸好懒人自有懒人福,假如你是住在纽约的话,上Nobu啦这家大名鼎鼎的饭店,真是可以让你是而但之的随便吃个饱,而且绝不似多伦多的小店般敷衍塞责。一声“奥马卡西!”——由厨师话事,好像香港的豪客前呼后拥迈进来,大咧咧地一坐,吩咐道:“一百五十文一位,大师傅发办啦!”保证你会如著名饮食评论家Zaget说的,走进来,飘出去,过瘾得不得了!
   听说Nobu就是大厨的名字,大明星Robert De Niro是老板之一,位于华尔街对开那条三角街,纽约的大阔脑大懒人——大艺术家,大明星以及华尔街的大阔少们皆是座上的常客。
   Nobu好在哪里?一个“混”字加一个“新”字。不全是东方的,也不纯是西方的,而是日本材料加上秘鲁烹调。一道日本生鱼,可能以法国大餐的形式端上来,一如它的装饰,古铜色的屋顶,直通屋顶的白皮树,充满南美情调,又带点日本乡村风味,看得你两年发直。
   最初也不时人人喜欢吃的。曾经有朋友二人一起来,一个吃得津津有味。赞口不绝,但另一个却文文不动,不敢下箸。不过来过几次之后,不敢吃的也吃得嗒嗒有声了。
看餐牌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头盘如三文鱼皮沙拉,海胆扒菠菜等……正餐如吞拿鱼加鱼子酱,龙虾加绿色芥兰等。这些东西出了已不止一日,已经存在的东西就不再是特别的东西了。可是想来帮衬也不容易,除非提早两个月订座,否则没有交易。甚至坐下来太久,吃得太慢,也会被催促,因为订座的人实在太多了。
   生意不愁做,不久就把餐馆开刀伦敦去,而且开在靠近海洋公园那家最前卫、最时髦的Metropolitan酒店里,并比美国的本店又进一步,年轻俊美的男女侍应,一律穿上黑色的服装,尚未进食,已给人一种又高贵又舒适的感觉。
   第三家分店开在东京南青山区的六本木通。也是时人、阔人喜到之处。餐牌自然与纽约、伦敦的有所不同。适者生存,如鱼生加橄榄油之类,还是以日本人的口味为主,又保持了“混”与“新”的特色。有机会不妨三个地方都去试一试,随便的大声说:“每位一百五十文,你搞定啦!”看他们能不能为你搞定。


作者 古东

Google提供的广告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