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的一餐

2007-06-12 00:00    作者: chinese restaurant news
                                                                                          ——古冬
经过好一阵子的迟疑、三心二意、终于咬紧牙根,把心一横,以豁出去的决心,以视死如归的勇气,大有基督耶稣最后晚餐的悲壮,大有英雄好汉慷慨就义的气概,毅然决然地舍命一博,但非关红颜,不为江山,而仅仅是像猫似的吃了一顿,好一尝口福之欲,一了好奇之心——请不要怀疑,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废话,可不是文人多大话,为赋新辞强说愁,也不是为了应付老编的需索,故意把话拉长来说,以图敷衍塞责,蒙混过关;而是为了一次空前也是决后的“壮举”,一次最值得骄傲、最值得炫耀的大胆尝试——大吃某某菜,吃了最鲜美、又是最危险的一顿海上鲜。
    你有没有如此惊心动魄、如此壮烈神圣的一餐呢?相信没有,不过一定久闻其名了,因而说出来恐怕还会吓你一跳——吃河豚!
是的,我吃了河豚,其貌不扬,且身含剧毒,谁敢吃他一口,无异以项试刀。可是,其肉之鲜,其味之美,简直无以伦比,可说是天上海底唯一令人一啖忘形,再啖忘合的好物什。
老实说,我们一世做牛做马,也不外是为口奔驰而已。古人甚至说,民以食为天,在吃的时候,圣旨来了都可以不接,也不怕斩头,那么为了一享口腹之乐,一点风险又何防呢。
所以,勇敢的日本渔民,时有冒死尝鲜的新闻,而我们在拜读之余,也不禁为之欢呼称绝。年前,遊经东京,虽然不是勇士,但在日本友人的怂恿之下,终于也鼓起勇气,一试这闻之垂涏、见之心惊的至美之物。
其实,河豚非但样貌奇丑,而且蠢得像猪,然后几乎总是厌恶地心不迭一脚把牠踢回水里去。这样一条怪鱼,大概只在落在日本人手上,才会做出这样诱人的美食吧?
说起来,中国人应该算是一个嗜民族,鲤鱼、西湖醋鱼、铁板鱼、大蒜鱼而至时新的活鱼生吃,无一不是脍炙人口、风味绝妙的下酒好菜。
但中国人又是个自大的民族,讲到吃,除了我们自己最了不起之外,法国人或者还可算一份,日本人就不消提了。一条样子这般丑陋、又是百毒藏身的鱼,端上桌来,竟然教人目迷五色,不胜惊讶。
与北京全聚德的全鸭席不遑鑫让,不仅仅是一条鱼而已,他居然可以开出五疺菜,达到了日本人所力求的五色、五感俱全的烹调艺术高境界。
第一道是鱼生。小巧玲珑的一盘,半透明状态,再加上五彩缤纷的海草,十足一件精致的工艺品,令人不忍下箸,却又不禁为人垂涏。
第二道是鱼糕。就像一盘令孩子们见之雀跃的Jelly,不说出来,任是想不到会是用河豚做成的。
第三道是河豚的睪丸。外形有点像广东钟名点鹌鹑蛋,虽然不是人人爱吃,但据说滋补养颜,别有功效。
第四道是天婦罗(Tempura)。一道最平常的制作,却也是日本人最拿手的好菜。
压轴菜是一盆火锅。广东人吃东西,有所谓原汁原味,这滚烫热辣的一锅,正是河豚的精华所在。而且,日本菜派系繁多,可一目了然各施其法,各擅胜场,我们吃到杭州人的宁嫂鱼,至少是别具一格,与众不同。
值得庆幸的是,一顿吃下来,扶持着隆起的肚皮,打一个饱嗝,觉得一切还好,河豚的剧毒并未攻身。原来店家是领有河豚合格执照的,厨师是个中的高手,保证十拿九稳,吃得绝对安全。只是到了结帐的时候,才发觉大家给河豚狠狠的咬了一口——每位六万多日圆,合美金六百大圆,好不肉痛也!
还有一点令人觉得,这样堪称全世界最贵的餐馆,却是全东京最没看头、最破烂的餐馆,只因有仙则名,有龙则灵,小小的破謿由于苮了水鬼,居然有人当大神来拜了。
Google提供的广告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