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餐菜名意深远 老外怎知其滋味

2009-09-29 00:00    
    中国菜的色、香、味俱佳,是世界公认的。除此之外,中国菜的“名”,在大饱口福之后,也令人回味无穷。

    我曾经翻阅过许多国家的菜谱,似乎他们对菜式的命名都是平铺直叙,就连艺术水准很高的法国,菜式的取名也是平淡无奇。

    中国菜的取名就大为不同,多彩多姿,令人目不暇给。不但用写实主义的手法,也用浪漫主义的笔调;不但有政治、历史、地理的背景,也有神话、民俗、传说的情趣。中国菜的取名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商品的标签,而是在实体中糅合着文化、艺术等方面的结晶品。甚至在它的背后,还可以抽取出千丝万缕可歌可泣、今愁古恨的情愫和诗篇。

    当然,中国菜用写实手法来命名的仍然占多数,“柠檬鸡片”、“滑熘里脊”、“葱烤排骨”、“干煎黄鱼”等都属于这一类。

    以写意手法命名的,则有“龙虎会”、“凤爪龙衣”、“狮子头”、“佛跳墙”、“夏赏荷香”(鲜莲鸭羹)、“燕子归巢”、“全家福”等等,这一类命名也多得不胜枚举。

    以人物命名的菜式,如“东坡肉”、“宋嫂鱼羹”、“宫保鸡丁”、“李鸿章杂烩”、“麻婆豆腐”、“左公鸡”等。

    以神话、传说、民俗命名的,如“鸿门宴”(蟹黄燕窝)、“哪吒童鸡”、“鲤鱼跳龙门”、“桃园三结义”、“莼羹鲈烩”等。

    “宋嫂鱼羹”是南宋年间流传下来的杭州佳肴。它和云南名点“过桥米线”一样,都是讴歌人间真挚情意的产物。传诵至今仍然感人肺腑。

    当然,这些诗情画意的命名,西方人士很难理解和欣赏。因为罕有生花妙笔能将这些东方情趣和意境,译成异邦的文字,传达到一个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外籍人士的脑中,而引起他们的共鸣。日本人在这方面就占了不少便宜。据说东京银座“亚寿多”大酒楼的日本大师傅在欣赏中国菜式色、香、味三绝之余,对中国菜的取名也大为倾倒。

    为了使中国菜名的情趣流传到海外,中国菜名的英译工作实在很重要。

    写实菜名的翻译比较容易。“葱爆牛肉”译为“Seallios Blasted Beef Slices”或“Stir---Fired Beef With Green Onions”,“回锅肉”译为“Twice---CookedPork”等等,都是没有什么可说的。

    写意的菜名,就要多费一些斟酌的工夫。“狮子头”,有人直译为“Lionhead”,但是必须说明这是大肉圆。否则会令洋人大吃一惊,以为中国人的确是无所不吃,连“庞然大物”狮子的头颅也搬上餐桌。

    至于一些以人物命名的菜,也不是很容易翻译的。“麻婆豆腐”在有的英文菜谱中,很忠实地译为“Pock---Marked Grandma’s Bean Curd”。但是,如果老外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这个“麻脸的老祖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恐怕就要费一番口舌了。因此,有的餐馆的菜单中,干脆译为“Mapo Curd”。不过,也都是只传达简单的概念,没有信达雅地再现原文的风韵。

    另外,在美国的中餐馆,是广东人打头阵的。因此,有些菜式,是按广东方言音译的。例如,“蘑菇鸡片”,译为Moo goo Gaipan”。这种音译,不是人人可以理解的。就连广东省以外的中国人,恐怕也猜不透“蘑菇盖盘”为何物。笔者曾见过一味四川小吃,叫做“志公寺五香豆腐干”,如果也照“蘑菇盖盘”这种音译方式,恐怕老外即便背诵一天,也不一定能记住这一长串的“外国字”,更不用说能咬准那些诘屈聱牙的音节了。

    要保持中国菜在世界的超越地位,除了不断提高烹调的技艺外,看来,在翻译菜名方面也得猛下一番工夫。

Google提供的广告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