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你能接受嗎:你吃的快餐,很可能全是由機器人出品!

2017-12-28 18:30    

日本有一家非常著名的機器人酒店海茵娜,裏面幾乎沒有人類員工,為顧客服務的都是機器人。最近,該酒店又推出了新的服務,酒店的餐廳來了一個類似終結者的主廚安德魯,專門制作日式燒餅,在它等待制作燒餅的時候,它會用日語快樂的談論自己多麼喜歡自己的工作。與此同時,它的機器同伴會完成炸甜面圈、接冰激淩和制作混合飲料等工作。

勞動力短缺,機器人員工更省錢

人口老齡化在日本已經非常嚴重,可以工作的勞動力逐年下降,但是經濟卻一直在增長,經營這家餐館的H.I.S.公司CEO澤田秀雄稱:“機器人的利用對於日本這樣的國家來說意義非凡,因為在日本難以找到雇員。”

澤田秀雄推測:“未來5年內日本旅館業大約70%的工作會實現自動化。只需要1到2年時間旅館經營者就能夠收回成本。但是由於旅館可以24小時營業,而且它們不需要假期,最終你會發現使用機器人是最節省的方式。”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的合夥人Michael Chui稱,餐飲行業和住宿業的許多工作是最容易實驗自動化的。Chui的最新研究預測,美國餐館和住宿行業54%的工作崗位能夠借助目前的技術實現自動化,這就會使這個行業成為美國自動化程度最高的第四個領域。

在美國,機器人也開始進入這些行業。美國加州雷德伍德城的一家名為Chowbotics的公司生產的是一種方方正正的機器人,它可以在客戶用觸摸屏點單後為他們准備沙拉。在帕洛阿爾托的一家咖啡館裏,機器人服務員把萵苣、玉米、大麥和一些不小心壓碎的櫻桃西紅柿一起放進碗裏當作沙拉提供給我。機器人管家Botlr現在在全國幾十家酒店為客人提供額外的毛巾和洗漱用品運送的服務,我在Cupertino市裏的酒店就看到過一個。

除了勞動力短缺之外,成本大幅下降是機器人進入餐飲住宿行業的重要原因。據波士頓咨詢公司研究,從2005年起機器人的成本已經下降了40%。

效率更高,機器人一小時做150個漢堡

隨著一些城市和州通過了提高最低工資限制的法律,勞動力成本正在變得越來越高,而人類的工作效率卻沒有大幅提高。

Wendy’s漢堡首席運營官Bob Wright稱,“我們認為我們已經達到一個點,勞動者的工資水平現在正促使這些崗位實現自動化。”Wendy's、麥當勞和Panera等快餐行業巨頭正在全國各地的地點安裝自助服務亭,可以使顧客無需與店員交談就能自動下單。星巴克鼓勵顧客在其移動應用上下單,這樣類似的交易總數現在占到了銷售額的10%。

一直以來,人們認為機器人將取代那些肮髒、危險或者枯燥的工作,讓員工專注於更有價值的工作,而機器人的高效率也能讓這些肮髒、危險或者枯燥的工作更好地完成。例如,國際連鎖快餐企業CaliBurger很快就會安裝一款名叫Flippy的機器人,它每個小時可制作150個漢堡。Panera的首席執行官和總裁Blaine Hurst表示,客戶以前通常會從櫃臺自行取回自己的食物,但現在在餐廳時,他們只用在自動售貨亭下單,而員工們只需要把食物從廚房帶到餐桌上就可以了。Hurst說:“這些勞動力已經被重新分配到咖啡廳裏以提供可以進行比較差異化的客戶體驗。”

然而你需要多少員工在咖啡廳裏四處轉動提供服務呢?CaliBurger和帕尼羅等公司是否能夠看到雇傭人類服務員和送餐員的價值,並且長期保留這些崗位呢?Eatsa連鎖旅館的經曆或許會起到教育意義。

這家位於舊金山的創業旅館讓顧客通過手機或者自動售貨機下單。最初有兩位服務員對顧客進行接待和引導。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顧客對於接待員的需求越來越少,最後只保留了一位接待員。十月份Eatsa宣布關閉位於紐約、華盛頓特區和伯克利的門店,並且宣稱是食物而非技術原因導致閉店。他告訴我,吸引客人的主要條件在於食物而不是技術,而其他連鎖餐廳也有興趣引進Eatsa的經營模式。

在加州山景城的Zume披薩店,我看到了機器人能夠把醬汁撒在面團上,把派往烤箱裏放,這樣的場景就會覺得很好。由於早期對自動化的投資,Zume披薩店只花了10%的預算用於勞動力,而在一般的餐館運營中,這一比例為25%。它所雇傭的人獲得了高於平均水平的工資和津貼:工資起薪為每小時15美元,並有令人羨慕的福利--Zume還提供在電腦編程和數據科學方面的學費補助。我采訪了一位名叫“Freedom Carlson”的工人,他並沒有得到過大學文憑。她在廚房和機器人並肩工作。從那以後,她被提升為烹飪技術項目的管理員,並正在學習如何開發為Zume披薩計算營養成分的軟件。

機器人會導致更多失業?

機器人來了,一大群人會被機器人搶走飯碗。這是普通人最感性的認知,然而實際卻並非如此:自動化會淘汰一些舊的工作,但它也創造不少新的工作,比如機器人的維修、維護等。

然而對於餐飲和住宿業的從業人員來說,機器人創造的新工作卻未必能給他們帶來什麼好處。對於許多服務行業的人來說,向一種新類型的工作過渡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一場技術變革後出現的新工作往往需要那些被下崗工人所沒有掌握的技能,而並不是所有的雇主都能像Zume披薩店那樣鼓勵員工共同進步。

大學教育有助於工人免受自動化的影響,使他們能夠有能力掌握與機器人無法比擬的專業知識、判斷能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然而,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在食品加工和服務相關職業中,近80%的工人只擁有高中及高中以下學曆。

因此,對工人來說,更好的結果應該是自動化有助於食品服務和住宿行業繼續繁榮發展。Panera的Hurst告訴我,由於新自動服務亭以及一款允許在線訂購應用的出臺,該連鎖店目前收到更多的訂單,而這意味著它需要更多的員工來實現客戶需求。該公司表示,使用該連鎖店應用的星巴克顧客比不使用該連鎖店的顧客更頻繁,而且在線訂購服務的效率更高,在高峰時段增加了商店的銷售量。2016年,星巴克在美國的員工人數比2015年增加了8%,而就在員工數增長那一年,星巴克推出了這款應用。

James Bessen是波士頓大學法學院的一名經濟學家,他發現,從1990年到2010年,美國的Atm機數量增加了5倍,而銀行出納員的數量也在增長。Bessen認為,Atm機推動了消費者對於銀行的需求,因為他們不再受分行有限的時間限制,所以消費者選擇更頻繁地使用銀行服務。因此,Bessen認為,目前還不能說明餐飲業的自動化會導致更多的失業。

本文源自:機器人ROBOTICS

Google提供的广告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