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AI”之路首先需要解决的其实是哪几个问题?

餐饮科技股一直在资本市场不断升温,仅2017年上半年,美国就发生了80宗针对餐饮科技初创企业的融资,总计约5.94亿美元,其中不乏红杉资本、摩根大通等明星投资机构。从售卖软件到支付系统,从员工培训到食物仓储,技术公司们几乎承包了餐厅改造的方方面面。

比如设计了汉堡制造机器人的Momentum Machines,就从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和科斯拉风投(Khosla Ventures)筹集了1840万美元。

除了资本,这种模式也更容易为大多数餐饮品牌所接受。肯德基的智能点餐,就是通过百度的人脸识别技术完成的;海底捞的传菜机器人,也是与硬件厂商合作实现的……盒马的机器人餐厅“Robot.HE” 更号称要将解决方案下沉到更多中小餐饮门店。

显然,大部分品牌都更愿意通过购买技术或合作来实现AI化转型。

AI是终点,但抵达的方式却千姿百态。

目前看来,麦当劳、subway等餐饮集团引入技术团队,其特点是连锁店铺数量庞大,有统一的供应链和生产标准,AI的引入有加成效果。这就使得其获取技术/产品之后,能够迅速向外输出,通过规模化来降低技术成本。

麦当劳美国的前首席执行官埃德·伦西(Ed Rensi)就曾对媒体表示, “购买一个价值3.5万美元的机械臂,要比雇佣一个效率低下、每小时赚15美元的装薯条工人便宜。”而目前,麦当劳在全球有三万多家快餐店,每天供应约900万磅薯条,AI能够节约的资金规模显然值得押注。目测下一步,麦当劳就该收购机械臂公司了……

在上马AI之前,与技术公司的关系并不是最紧迫的。餐厅首先需要解决的其实是这几个问题:

1.AI、机器人等最可能实现哪些工作的自动化?

当然,前提是不将过多的成本转移给顾客。比如让机器人上菜,不仅在复杂环境中灵活行动颇有难度,还需要人类跟其打好配合,并没有带来额外的效率收益。

2.AI再造产业流程的投入产出比是否合理?

不少企业都宣布要利用无人机、无人车来送外卖,让配送员失业……但现实是,比起遥遥无期的L5级无人驾驶技术,还是雇几个人远程遥控来的更简单有效。比如令谷歌苹果特斯拉都头秃的“无人车避障”,创业公司Kiwi Campus就利用远在哥伦比亚的工人解决了。该公司的无人送餐车Kiwibot,是一个活跃在美国高校里的外卖网红。但由于人工界入过多,最近又面临“伪智能”“骗子炒作”的舆论危机。人工与智能之间的微妙,着实难以把握。

3.隐私数据与系统智能化如何平衡?

数据,是AI落地餐厅的核心竞争力,经营者对顾客的年龄阶段、收入水平、消费频次等数据掌握的越来越精准,越有利于餐厅的产品与系统优化,同时也意味着将更多的个人隐私放置在了危险的数字天平上。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餐日报”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