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噱头”到“实用”,疫情下餐厅机器人火了!

进入3月后,餐饮行业复工按下了“快进键”。为了保障门店安全运营,打消顾客消费疑虑,帮助餐企实现“无接触”服务的送餐机器人受到了极大关注。

疫情下,超高人工成本支出让很多餐企不得不裁员或降薪,大家迫切需要寻找更低成本的用工方案。成本已经大大降低、完全具备实用价值的餐饮机器人将是一个极佳的选择。

01

机器人成餐企复工好帮手,

关注和需求明显提升

日前,外婆家开放堂食,除了餐厅全面消杀、顾客用餐登记、一米桌距就餐等安全措施外,还特别介绍部分门店将由机器人送餐,避免服务中的接触感染风险。

这里,送餐机器人的出现绝非噱头。

服务员频繁与顾客接触,传菜过程中可能造成接触传染,万一有人在店内感染,对品牌的影响极大。而机器人送餐,完全满足餐厅对餐品卫生、安全多项诉求,可以消除餐饮人和消费者心中的恐惧。

广州酒家亦将机器人送餐列为复工防控的重要措施之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送餐机器人能实现“无接触”送餐务,在疫情尚未消除的情况下,比人工服务更有优势。

巴奴火锅尚未全面恢复堂食,大部分门店仍以外卖为主,送餐机器人也担起了关键的外卖“送餐”任务,员工只需在店内档口打包菜品,交给机器人运送至门口配送区域,并语音提示外卖配送员拿取餐即可。

“对消费者来说,送餐机器人的‘无接触’配送,有效隔绝了配送过程中人员可能造成的污染,可以让他们更放心点餐。”巴奴相关负责人表示。

一定程度上,疫情加速了餐饮行业对送餐机器人的关注和需求,给餐厅机器人应用起到了很好的市场教育作用。

“这两个月,不管是我们送餐机器人运营维护人员的工作量还是机器人的租赁量、销量都有明显的增长。”擎朗智能创始人李通告诉红餐网(ID:hongcan18)。

△ 机器人帮助医务人员送物品

擎朗智能成立于2010年,专注于服务型机器人的研发和商业落地。疫情爆发时,他们第一时间注意到医院、酒店等隔离点的物资运送风险,于是免费驰援100多台机器人,协助医生和其他工作人员完成一些简单、高重复性工作。此外,他们还与中国饭店协会、美团联手,推进送餐机器人落地云海肴、汉堡王等首批“无接触餐厅”。

这一系列行动引发了大量关注,抖音上一个擎朗送餐机器人的视频播放量能达到6千多万阅读量和175万的点赞量。“有很多此前不怎么关注机器人的餐饮人注意到了送餐机器人,并开始联系我们,整个过程极大推进了送餐机器人在餐厅应用的市场教育。”

而他同时也认为,机器人送餐在疫情期间获得高关注度、市场逆势上扬并不是偶然,因为在此之前,送餐机器人在餐厅的应用已经成熟,并受到了诸多品牌的认可。

02

从“噱头”到“实用”

餐厅机器人使用正在常态化

2018年以前,大部分餐饮人对机器人的印象还是“噱头”、“不实用”,说起机器人餐厅则直接定义为“网红餐厅”。

李通认可这一判定,他介绍,国内餐饮机器人概念兴起于2010年,那时机器人采用的是磁导航技术,机器人只能沿着铺好的轨道运动,行动十分机械、不灵活。 而餐厅使用机器人也多半也是想制造“营销噱头”,吸引消费者,因此机器人对餐厅并没有多大的实际助益。

媒体报道亦可以再现当时的泡沫情形。2010年-2015年,机器人餐厅涌现的报道频出,紧接着在2016年大批机器人餐厅倒闭,餐饮行业内对机器人的态度迅速从好奇—质疑—失望,餐饮机器人几乎被打入冷宫。

△ 餐饮配送机器人市场变化曲线,图片来自擎朗智能

“早期的磁条机器人无法提高餐饮的运营效率,毫无实用价值可言,我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研发重点放到了提高机器人的配送效率上。”李通介绍,针对餐厅的实际需求,擎朗不断克服算法挑战,推动无人配送机器人的迭代。

2018年,随着AI算法突破,以及生产供应链的成熟,送餐机器人全面落地餐厅服务场景成为可能, 其实用价值和市场普及率都有了全面提升:

1. 生产成本大幅下降、实用性大幅提升;

2. “劳动力”属性突显,投资回报率超过人力传菜;

3. 客户主要来自于一二线城市,行业头部客户大批量采购与应用。

而在送餐机器人从萌芽-泡沫-衰退,再到取得突破性成长的同一时期,餐饮行业用人矛盾也不断凸显。用人成本高涨和服务人员“老年化”并行,餐饮行业始终困在招工难、留人难、成本高的漩涡中。

而这次疫情更是暴露了行业高用工成本的风险——在餐厅被迫停业长达两个月的情况下,过高的人工成本压力让餐企岌岌可危。不管是西贝、老乡鸡等这些头部大餐企,还是中小餐企,皆不能避免。

这也促使餐饮人更迫切地寻找降低人工成本的可行方案,而送餐机器人无疑是一个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极佳选择。

在送餐机器人生产成熟、成本降低,餐饮用工成本高涨的大背景下,餐厅机器人使用变得常态化, 海底捞、巴奴火锅、广州酒家、外婆家等一大批餐饮头部品牌开始在餐厅中使用送餐机器人。

2018年底起,巴奴火锅在30间餐厅内启用了70余台送餐机器人。其工作人员介绍,客流高峰期这些送餐机器人主要协助服务人员传菜,客流低峰时就完全以送餐机器人传菜为主,服务员解放休息。

“送餐机器人相比人工可以达到1:1的替代率,将服务员从原来的高频次重复枯燥的工作中解放,提升了工作效率与服务的同时也降低了餐厅的用工成本。”

以他们正在使用的擎朗送餐机器人为例,4层托盘,一天可24小时工作,完成300-450盘餐食配送,而一个人一天最多配送200盘

而成本方面,对比2018年住宿和餐饮业就业人员45305元的平均工资,一台擎朗送餐机器人的租金是每月3000元(99元/天) ,对比之下,优势显而易见。

广州酒家同样认可送餐机器人的使用价值,作为餐饮老字号,广州酒家积极拥抱新事物,去年他们在4个门店中启用了5台送餐机器人,协助服务员的工作。

“2台送餐机器人节省了约4名传菜员的重复劳动。”其工作人员表示,送餐机器人最大的作用就是优化人力,解放“传菜员”双腿,让他们从事更为轻松、有价值的餐饮服务工作。

03

餐厅走向智能化、无人化,

机器人使用时机已到

2018年海底捞全球第一家智慧餐厅的开业给行业的震撼至今仍在,在行业老大哥的影响下,越来越多餐企业开始尝试在餐厅中启用机器人替代人工,完成餐厅中机械、重复的工作。

机器人在餐厅中的应用场景也在不断拓宽,不仅仅是送餐,机器人在迎宾、点菜、炒菜生产等环节的应用也日益成熟、普及,消费者群体以及行业人士也不再以“噱头”的眼光看待机器人,而是更关注其实用价值。

近日,餐饮机器人第一品牌擎朗智能亦宣布在2019年底完成新一轮融资, 投资方为源码资本、华登资本、上海科创基金、索道资本、云启资本以及远望资本。李通表示,加上同年2月份的PreB轮融资,两次融资金额为2亿元人民币。

擎朗目前与国内百强餐饮品牌的合作达到了65%的品牌覆盖度,为海底捞、外婆家、广州酒家、丰茂烤串等餐饮百强品牌提供无人配送机器人解决方案。 2019年擎朗机器人出货量逾3000台,市场覆盖美国、德国、加拿大、英国等全球近20个国家和地区。

资本青睐+广阔的市场覆盖率,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擎朗机器人在餐饮行业的巨大潜能。

李通认为,餐饮机器人已经到了一个可规模化发展的时间点,虽然目前餐饮行业受疫情影响损失惨重,但疫情之后,大家更注重公共卫生,无接触配送机器人会成为餐厅复工的标配产品,对于擎朗来说,这也是快速扩大市场规模的最佳时机。

而在机器人研发生产领域,擎朗具备的3大优势,也将让其发挥更大的市场潜能。

1. 算法优势。 机器人的迭代更新全依赖于算法,擎朗的无人驾驶算法是行业内最先进的。

2. 产品稳定优势。 擎朗是国内第一家使用流水化生产线的智能机器人研发生产商,在产品稳定性行业领先。

3. 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 擎朗拥有近300人的团队,在北上广深等14个城市拥有直营公司,同时承担获客和运维的工作。

成立10年来,擎朗一直以务实为企业理念,力求从企业的实际需求出发进行服务型机器人的研发生产和商用落地。而融资之后,李通表示,他们还将更大力度推动降低机器人生产成本,助力餐饮行业解决用工难题。

总 结

机器人实现了从“噱头”到“实用工具”的蝶变,随着生产供应链的成熟,机器人成本大大降低,而AI算法的不断突破,也让餐厅应用更实用、灵活和广泛。

疫情凸显了餐饮行业高用工成本的风险,减薪、裁员都是无奈之策,餐饮人必定需要好好思考更可行、更科学的用工方案,合理降低人工成本。

餐饮人是该重新审视机器人的实用价值了,将餐厅机械、重复性的工作交给机器人,不仅可以降低用工成本,也能解放员工,让他们投入到更有劳动意义的工作中,为企业创造更多的实用价值。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餐日报”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