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子糖老字號】椰子飄香105年 北上設廠遭沒頂 六旬第三代重建品牌交棒第四代: 不想傳奇完結

2020-09-28 03:33  来源: 网络



小时候,全盒总有一粒糖,叫所有孩子引颈以待。红的绿的,两头翘起,糖纸上,印上了甄沾记椰子糖几个字。这是百年香江老字号,凭椰子创业,以糖果起家,成为一代香港人的回忆,并乘着内地改革开放,北上设厂,大量生产。人人以为,甄沾记发达了,却料不到,遇没顶风浪。2006年,甄沾记位于内地番禺的工厂关灯结业,百年老树,宛如根断轰然倒下。人人以为,甄沾记已经死了,殊不知四年后,它又在香港重新出发,涅槃重生。有些路,蜿蜒曲折,高山低谷,回头已是百年身。有些情,鸟倦知还,栏杆拍遍,还是觉得你最好。

“在香港百多年的老品牌并不多,真的很开心香港人仍然记得我们。”眼前说话的,是甄沾记第三代传人甄贤贤(Evelyn),蓄一头短发,素净雍容,开始娓娓道出品牌超过一世纪的历史。甄沾记创立于1915年,创办人甄伦立,即是她的爷爷,从南洋学了煮糖的技艺,在广州庙前直街开了祖铺卖椰子糖。1950年代,一家人迁移来了香港,落户坚道65号,前铺后居,地下是士多,卖各式糖果蛋卷雪糕,地窖是生产基地,椰子糖、椰汁蛋卷、椰子雪糕,全都在这里做出来。其中椰子糖,最受欢迎,用新鲜椰汁,加糖和粟胶煮成,利用烹煮温度不同、粟胶份量多寡,待凉时间长短,分别做出硬糖和软糖两种。售价不算便宜,但由于味道鲜活,品质优良,仍吸引到街坊邻里,甚至有车一族专诚绕道帮衬。一头家,也就由一粒粒椰子糖支撑,Evelyn等十兄弟姊妹,就在椰香飘逸下长大。她最记得,妈妈会在店前用炭炉焗蛋卷,炉火盛烧,便用铁筷子灵巧地卷动蛋卷,蛋香乘风一吹,香传千里,引得人口水直流。

Evelyn忆起往事,慢慢在回味细嚼:我们将蛋卷碎开牛奶拌来吃,比一顿大餐更美味,我们会用木箱盛载散糖,童年就在木箱上跳来跳去。

Evelyn指着保留至今的旧木箱,兴奋地比划比划。人生永远猜不到,那些不值多少铜钱的身外物,却引领着甄沾记进入最辉煌的时代。1958年,坚道店纳入重建计划,甄沾记遂向政府投得工业用地,在黄竹坑开了工厂。当年黄竹坑一片荒芜,他们就成了开荒牛,由于毗邻渔港,工人大都是从香港仔过来的渔民,那时还未有机器,男工煮糖,女工包装,一切都在原始状态下进行。

1965年,他们深知,要发展,就要用机器替代人手,才可以大量生产,于是引入机器,重组现代化的生产线,其中的自动包糖机,更是首批引入,快速便捷,效率极高。乘着机器之便,在往后的日子,甄沾记规模愈做愈大,分店连开,加上锐意加强批发网络,大至百货公司,小至街口士多,都有甄沾记椰子糖的踪影,甚至批发到内地去,风头一时无两。最高峰时,每天都要用十多部专车把没用的椰子壳送去倾倒,生产量之大可见一斑。产品款式也逐步发展,加入生产年糕、甜筒、雪条、雪糕批等等产品,甄沾记就恍如椰子的代名词,其中椰子糖、椰汁年糕及椰汁蛋卷,更被称为贺年三宝,成为一代广东人和香港人的集体回忆。

踏入九十年代,香港工业逐渐式微,政府鼓励各牌子北上发展。Evelyn回忆,那时人人都说:在大陆,一人吃一粒糖你们都赚到笑。

1992年,甄沾记决定跟大队,将工厂迁移到广州番禺,一心想着可以大展拳脚,在市场上大赚一笔,让品牌更加壮大:在黄竹坑,我们和李锦记、维他奶都是邻居,我们是最后一个迁出的!

搬到内地,市场看似波澜壮阔,到埗后,才发现,实情比想像要困难得多,故事不尽是美好的。

她还清楚记得,第一个搬到番禺的晚上,用了十多二十部货柜车,把机器设备运到新厂房,殊不知工厂竟然无水无电,根本无法生产。他们得付巨款,重新找人驳电接水,好不容易才真正能够开工生产。然而,却又遇到另一些问题。他们做椰子生产,一年入口四十个货柜的新鲜椰子,陆路运输没有冰箱,过程容易发臭,损耗惊人。本来,他们可以转用国内椰子,但却因国内椰子质素欠佳,始终不及马来西亚,惟有硬着头皮顶下去,但成本却越来越高,利润则越来越少,他们勉力熬了十多年,2006年,终于忍痛将番禺的工厂关闭了,止蚀离场,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那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决定:我们计过数知道,做下去都没意思。整间厂是total loss,那你说伤不伤心呢?

2006年至2009年,甄沾记的产品绝迹市场。当时负责工厂的哥哥意兴阑珊,索性退休。对Evelyn来说,自小稳如泰山的字号,却一下子突然倒下,一时接受不到,几乎抑郁。那时在美国生活的姐姐,拉她去美国散心,她也在当地落地生根,找了其他工作,以为营营役役的生活,会让她自此忘了甄沾记,将往昔不如意都抛诸脑后。结果是,人在异地,她的心更加澄明:由小到大,甄沾记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情意结,是这粒椰子糖养活我们这么多人,我不想这个传奇,在我们这一代完结。

2010年,她退休了,本来有长俸,可以安安乐乐生活,但她选择回来。

velyn和排行第八的姐姐甄丽贤,决心回到香港,重拾甄沾记的生意。那时,正值农历新年前夕,她们决定推出椰汁年糕,作为重回市场第一炮。然而,她们那时没厂又没店,要生产,只好找回昔日的供应商,辗转介绍了厂房代工生产,好不容易解决了生产,又轮到销售。那时适值工展会即将举行,她们深信是个重返市场的好机会,奈何自己没投摊位,就透过父辈世交,上环的通泰行借出展场一隅,两姐妹亲自上阵,在展摊摆卖椰汁年糕。人人见到甄沾记这名号,久别重逢,雀跃不已,年糕倒也卖了不少,成功打响了回归的头炮。翌年,她们重新推出王牌产品:椰子糖。为了重塑当年口味,她们请旧时的老师傅出山,和她们一起去马来西亚找厂房,将做糖技术倾囊相授,万事俱备,才在工展会正式推出。只是,以为这次也如之前一击即中?谁料世事并非如此。

Evelyn说:我们一出来便感受到断层,很多客人见到我们的糖都说帮爷爷嫲嫲买,我就知我们惨了。

没错,大家都知道甄沾记等于椰子糖,但是形象太传统,产品太像年货,客人只停留在老一辈,没有年轻一族青睐,要重新发展,形象是一大困难。为一洗旧风,Evelyn终日思量。一天,她经过上环一所糖果店,发现他们的糖果包装很有格调,于是厚着脸皮走进去,问老板是谁设计的。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就找来那年轻设计师,把椰子糖重新包装,为它注入新活力。她很开明,除了甄沾记三个字和商标,以及传统用颜色糖纸,其余一切皆由设计师自行决定。

最后,设计师将老旧包装改头换面,把老饼变成摩登型格,又以六只颜色代表不同口味,绿色是椰子硬糖、红色是椰子软糖、枣红色是特浓椰子软糖、蓝色是椰子海盐硬糖、浅绿色是椰子海盐软糖、金色是椰子姜糖。设计师甚至用黑色金色做糖果盒,简直一新昔日形象。改了设计,其他事情,她们都亲力亲为去做:从前我们找代理,不需要自己去敲门,但回来后,每一件事、甚至连拿着产品去卖,都要亲自做。

Evelyn直言,当时抛头露面去推销,听过无数冷言冷语:当时很多人跟我说你应该退休啦,你在美国有退休金,做来做什么?但我觉得,我自己决定了的事,怎样也要承担。

像张爱玲所说,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那十年,长长短短都好,都是她咬紧牙关,带领着甄沾记重上轨道,连Market Place、City'super等摩登超市也见到它的身影。

重新出发,甄沾记由椰汁年糕开始,每年再推出一款产品,椰子糖、蛋卷、椰子雪糕,慢慢一款一款重现江湖。她们试过在内地开厂碰过钉吃尽苦头,也决定转向其他地方生产,再尽力保留香港品牌的特色。例如,软硬椰子糖在马来西亚制造,胜在接近最新鲜的原材料,品质更好:马来西亚的椰子是最优质的,椰子落地不能过三小时,立即要取去煮,一坏掉就没办法做。

其他产品如仙椰汁饮品和脆脆椰片俱在泰国生产,也是椰子大国,确保质素稳定。重建东南亚生产线,业务也渐渐回复正轨,近年,更回归香港,重新在香港制造雪糕、雪条等等。只是香港制造,成本高昂,他们将雪条定价为40余元,这个价钱,在市场上,确实大胆。然而高价背后,却隐藏了品质和回忆。Evelyn说,推出此产品,是基于在坚道65号几兄弟姐妹分甘同味吃的椰子雪条的回忆,如今复刻,也像当年,真材实料,啖啖椰肉,椰香浓厚,齿颊留香,让人吃出一个时代的踏实,不是坊间一般淡如水的椰子雪条可比拟。

年轻人接棒新世界

十年过去,姐妹俩一步一脚印,逐步重建昔日椰子王国。两年前,甄氏姐妹身边添了一员猛将:第四代、27岁的甄嘉浚(Adrian)。

Adrian当时在美国做贸易工作,眼见两位姑妈年纪渐长,却凡事仍然劳心劳力,便萌生回来之念头:其实一直以来他们都没有给过我压力,说要我回来接棒,只是我目睹到她们的付出,一直记在心上。

他回来之后,主要负责对外营销、见客等等,还亲自将甄沾记推广至日本,让香港口味走向世界。Adrian形容,姑妈Evelyn为人是立新但不破旧:她的想法很大胆,甚至比我这个年轻人更前卫更跳脱。例如,他们刚刚与Hotel Icon联乘举办主题自助餐,以椰子产品入馔,不论咸甜,统统能登大雅之堂;又与高档酒吧合作,将椰子汁打成鸡尾酒。他表示,姑妈对新意念并不抗拒,都是推波助澜的一个,昔日的椰子糖能够脱胎换骨,走到今时今天,与时并行,留住传统却又不失创新,来之不易。

那又何止是姑妈?他们各人对这品牌满腔热诚,极之执着,一星期七天都在工作没假放,星期日见面还在讨论公事,对于姓甄的来说,甄沾记永远不会是一份工,那是穷一生实践的责任:不不不,是责任的话,枷锁就很重,见步行步,希望可以将这个传奇传给下一代。

Evelyn连忙修正道,语毕,精灵地眨眨眼。

时至今天,轻舟已渡。回望半生,Evelyn重提十年前回来香港的抉择:如果我知道会那么辛苦,你现在叫我再做多次,我都不敢了。哈哈!

说完,配两声招牌笑声,眼缝笑到眯起来。当天的自讨苦吃,其实并不苦。可以带着百年糖果越过无数高低错落,多少年后,回味过来,仍有一份香甜在心中,就像那飘飘椰香,始终萦回,跨越时代。

采访:邝丽雯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餐日报”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