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清和:卧底数年,长篇小说纪实美国中餐

2012-11-15 11:01    

  “现实主义文学的基本特征是按照生活本来面目描绘,显示实际存在的样子。一百多年前,美国移民法曾规定,禁止白痴和意志薄弱者进入美国,说明美国创业艰难,有其渊源。”这是罗清和先生写在新书《方脑壳美国行》前面的话,这句话既预告新书的现实主义风格,亦传递了一个信息:美国是坚强者生存的国度。

  罗清和先生为著名旅美现实主义作家,笔名罗鹤,出生于四川成都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弱冠丧父,家道清贫,又逢母亲患病瘫痪。为了让母亲能够恢复健康,罗先生除了四处求医,还自学中医,为母亲处方、按摩。几十年间,罗先生做过苦力,亦当过知青、工人、公司经理、研究所所长,饱经忧患。

  丰富的生活经历使罗先生有许多需要表达的愿望。罗先生自学成才,十年前出版的《方脑壳传奇》是他集几十年生活经历而创作的一部优秀文学作品,当时被誉为是继李劼人的《死水微澜》和巴金的《家》、《春》、《秋》之后又一位成都作家写成都的力作。著名文学评论家吴野先生亦评价 “《方脑壳传奇》是一部奇人奇书,是一个经过苦难的作家以苦难为墨汁,以生命为白纸,含着眼泪写出的一部黑色幽默的作品。”?2001年元月,《方脑壳传奇》开始在美国《国际观》杂志连载,该刊对罗清和与他的《方脑壳传奇》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在高行健赢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今天,深入探讨大陆文学,罗清和是必须重视的人物。”

  2004年,罗先生旅居洛杉矶,发现了新的创作素材。在美国,多达四万多家中餐馆,加上从事其它类型餐馆的华人,有将近百万同胞生活在餐馆里。他们之中大多没有外语基础,语言不通,他们恐怕是全美劳动时间最长、工作最累、最枯燥的廉价劳工。一些餐馆工人因为身份原因,在异国他乡提心吊胆地生活着,甚至可以足不出户,完全生活在一种全封闭的小世界里。他们是“被遗忘的一群”。罗先生以作家身份,有计划地溶于这个打工群体、与他们同吃、同住、同工,长达整三年,矢志不渝地去观察、去描写这个群体。他们的困惑与苦痛,他们的期待与彷徨,他们那些卑微的快乐与无奈、辛酸,都因作者的身同感受、零距离接触而极为生动、真实、感人地奉献在读者面前。

  这部40万字的日记体长篇纪实文学《方脑壳美国行》,2010年6月由纽约商务出版社正式出版。书中没有繁杂曲折的故事情节,没有展现成功,也没展现失败,它只是真实地记录了生活,如罗先生在后记所言:“本书记录的是那些靠山山要崩,靠墙墙要倒,山崩墙倒无处靠,命里注定靠自我奋斗的赴美打工一族的生活。”

  罗先生在《方脑壳美国行》中使用的语言是质朴平和的,带着点辛酸的幽默。就是这种语言,不动声色就让人感受到真实生活的惊心动魄。读此书,我们能够明白“运气与福气”、“有缘再相会”、“感情缺氧”等美国打工阶层独有的特殊语言内涵,那是让人心酸的绝望感;我们也能体会到 “搭伙抗战夫妻”、“皮包夫妻”、“钟点夫妻”这些自我幽默所蕴含的巨大悲哀;会品味到打工者们每天最幸福的时刻,以及当休班“皇帝”的快乐滋味,这种简单的幸福,背后却是一种深深的哀愁,而更背后的,是罗先生的悲悯情怀。正是有了这种悲悯,让《方脑壳美国行》更打动人心。野草诗人纪廷孝,读罗清和先生《方脑壳美国行》,感慨赋诗:纵观巨著正新秋,异域烟云眼底留;却待罗兄功德满,故城话旧再登楼。

  一个现实主义作家,不是靠坐在书斋里空想情节而产生出来的。那种用文学技巧营造出来的故事很难深入人心,而那些具有长久魅力的作品,往往出自作者丰富人生之后对生活最深的体认。

  后来,罗清和先生与朋友新买了一间按摩店,店名Eurasian,Foot Reflexology and Full Body Massage。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现在还属于三干一兵的创业阶段,所谓三干一兵,就是三个股东,请了一个工人,自己必须也要干。我把这称之为三干一兵,自命为‘三干一兵的创业老板’。”从《方脑壳传奇》到《方脑壳美国行》两本书的创造经历来看,说不定,这间按摩店又是罗先生下一部杰作的故事发生地。

     实际上,现在,罗先生正在创作一部新的小说,还有一部以《方脑壳美国行》为底本的电视剧本。

Google提供的广告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