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些風靡全美的食物定制我們能學到什麼?

2016-05-27 15:50    
       據說在星巴克有超過8萬7千中點單的方式。

  你可以選擇脫脂牛奶,全脂牛奶,豆奶,椰奶,濃縮咖啡,各種各樣的風味糖漿,含糖或者不含糖,生奶油,加冰,熱,或是很熱,不同的型號,咖啡等等等等。

  當然了,這其中有些結合是很噁心的——比如加了薄荷和生奶油的超大杯抹茶拿鐵,但是只要你想要,你依然可以買到。美國烹飪學院的項目經理Sophie Egan在她的新書中將“個人定制”定義為美式食物的最大特點。

  跟星巴克一樣,漢堡王也是定制現象最明顯的例子。漢堡王最有名的標語“我選我味”。所有的薯條,優酪乳,能量棒,都有無數種口味。美國人可以輕易地走進一家餐廳,買到一份稱心如意的不加這個或不加那個,多放這個或多放那個的飯,為什麼你不可以呢?這是一份沙拉而已,又不是燉菜。

  在許多其他國家,這種調整型功能表是不被允許的,至少是不符合規範的。“但是我們美國人在調整功能表時我們不覺得是在侮辱誰。”Egan說,“我們只是讓錢花的更值得。”

  允許調整功能表讓顧客

  感覺到既獨一無二又被尊重

  “這裏的人們對待食物的態度很有趣,”蒙特克雷爾州立大學的心理學教授Debra Zellner補充道,“美國人更看重飲食健康,不像歐洲人只在意美味。所以他們很關心吃的東西是否會傷害健康。”Zellner懷疑很多自定義功能表不僅是為了迎合個人偏好(也可能是害怕嘗試新事物),也是因為人們希望吃的更健康。

  美國文化注重個人感受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我們更願意把自我與社群區分開來,社會調查經常把這種現象與東亞,肯雅等其他文化中的集體主義做比較。在集體主義價值觀裏,人們認為他們所屬的群體利益比個人利益更重要。

  Egan說:“大眾化定制的熱潮讓顧客感覺到既獨一無二又被尊重。這是我們高度工業化的食物系統迎合個人口味的需求,不管是在餐廳還是吃速食或是零食,我們有機會定制並個人化我們的食物。”除了星巴克,人們也可以在別的地方調正功能表,什麼奇怪的口味都能買到,只要他們喜歡。

  數碼點餐讓人們能夠更輕易地選擇自己想吃的食物,你可以在很多披薩網站上定制自己的披薩,加料加邊或是給網站上的餐廳寫一張紙條。“當很多加油站的服務區為點餐提供觸屏服務時,顧客們會發現很多以前並不知道的餡料。現實裏我們無法推出包含一切可能的功能表,但是在觸屏上我們可以做到。” “技術讓我們的定制變的更加日常化,所以我們更期待了。”Egan說。

  當然了,太多的選擇也產生了選擇困難。華盛頓郵報2014年就曾報導稱,一個跟小說一樣長的功能表會給人膨脹的可能性,讓人很有壓力。為瞭解決這個問題,近年來很多連鎖餐廳開始削減自己的功能表。

  研究表明,太多選擇最後會導致人們什麼都不選了,更會降低對自己選擇的滿意度。就像走進一家雜貨店的麥片區,整條過道都是麥片。你根本無法選擇,實在太花精力了。所以人們會厭惡過多的選擇。

  這樣看,大量的個人定制並沒有太大意義。也許這是很多速食店快速增多的原因之一。他們允許你獨自製作自己的套餐,自己的沙拉,自己的卷餅。這樣的地方帶領你在沒有冗長功能表的情況下領略私人訂制的魅力。

  這也給餐廳省去了很多麻煩。現在太多人去餐廳點單時說我不吃蘑菇,不喝牛奶什麼的僅僅是因為不喜歡。在某種程度上說,允許自定義功能表的餐廳省去了很多麻煩。人們告訴你他們要什麼,你就給他們什麼就可以了。

  美國人愛吃零食愛吃外賣愛進餐廳,就像Egan在她的書中寫到的,美國人也非常的個人主義,很多人都在飲食上有一些偏向。所以食品公司竭盡全力想要在你的卷餅裏塞上五種不同的豆子,提供無糖,低谷或是蔬菜的選項,提供洋蔥味薯條。但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最具有私人風格的定制食物往往來自於你自己的廚房。

來源: 時尚先生

 

Google提供的广告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