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三餐被打破…饮食习惯改变零食销量增3成

2022-09-14 06:31  来源: 网络

调查显示,全美近五年来零食销售量跳增近30%,不少人打破一日三餐的寻常规律,不吃早、午、晚餐,改在餐与餐之间吃零食。


市场讯息供应商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调查发现,全美零食销售量由2017年1166亿美元跳增至2022年1506亿美元,增幅29.15%,预计2027年将进一步扩增至1696亿美元。零售点心包括水果点心、冰淇淋、饼干、点心棒(snack bar)、糖果和非甜品零食。


各大零食公司的业绩也大跃进。Doritos、Cheetos、Ruffles、PopCorners、Smartfood和SunChips等全美家喻户晓的零食第二季净销售额都出现二位数成长,Pirate's Booty零售额更大增32%、SkinnyPop增加17%。


理由何在呢?一方面是零食越来越贵,折算成销售额随之增加,再加上人们重返办公室上班、活动增加,外出途中总想吃点零食。


更颠覆性的理由是,人们饮食习惯发生变化,比过去吃更多零食,不照传统方式吃正规餐,根据食品业者亿滋(Mondelez)2021年调查,全球约64%消费者偏好在一天内分散吃好几份小餐点,而不是集中吃几顿正餐,2019年仅占59%;此外,约62%受访者表示,每天至少一餐以零食代替。


美国的饮食习惯向来随着时代而改变。一日三餐的模式并非自古如此,而始于工业革命,20世纪初的包装创新将零食推向主流,大型超市为消费者提供无穷尽明亮、诱人的商品选择。最近新冠疫情期间,数百万人工作型态有了重大转变,连带开辟新的零食类别,对零食销售商是好消息,却对消费者的健康不利。


市场研究公司IRI执行副总裁里昂瓦特(Sally Lyons Watt)说,如今,零食无处不在,已是一种生活方式。


密森尼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American History)食品历史学家杨女士(Ashley Rose Young)说,一日三餐是因工业革命而建立的模式,工人上班前吃一顿饭,午休时又吃一顿补充能量,接着是下班后再吃一顿。正餐标准化后,新的饮食规则应运而生,人们吃零食的心态也不一样。


19世纪,花生之类的零食由街头小贩出售,与工人和穷人连结而被污名化,卡罗尔(Abigail Carroll)在2013年关于美国零食和饮食习惯的著作中写道,当用餐(尤其晚餐)带有更多社交意义、更多礼节、定义更严格时,吃零食变得不合礼数。


但食品业者看到零食商机,为了让零食的形象脱胎换骨,力求包装、密封保鲜。最终,一群企业家开发出玉米花混合花生裹上糖衣的脆饼点心Cracker Jack,为食品业打开大门。


Cracker Jack开发者是住在芝加哥的德裔鲁克海姆兄弟(Frederick and Louis Rueckheim),兄弟俩1896年带着这款零食到各城市推广,为长久保鲜,与埃克斯坦(Henry Eckstein)合作,开发出有特殊蜡衬里的包装袋,接下来几年,纳贝斯克(Nabisco)、家乐氏(Kellogg)等食品业者跟进采用。


微波炉1955年登场,带动全新的包装食品;二战后,越来越多人在大众零售商店买杂货,大型超市对美国零食文化影响深远。


瓦特数十年来一直在追踪零食趋势,他说,婴儿潮和X世代惯于下午或晚上吃零食,千禧世代早上也吃零食,千禧世代改变人们的饮食习惯。


接着疫情爆发,又发生另一转变,人们吃更多宵夜点心,白天工作时和孩子一起困在家里被干扰,不得不将工作时间延长到晚上,自然伸手抓零食吃,再加上15分钟送货服务普及,只要想吃就上网订购,轻松享受深夜点心。


如今,人们陆续重返办公室、工作安排更规律,对深夜零食的兴趣恐随之递减,但食品业者持续推销深夜点心。


零食对健康的影响是好是坏?视情况而定。


如果选用完整水果、蔬菜、低脂乳制品、瘦肉蛋白来源,或者很注意食用份量,有时可帮助符合某些养生方针,但选择含饱和脂肪、高钠和添加糖的零食如糖果、汽水或薯片,可能养成不健康的习惯。根据哈佛公卫学院营养来源(Harvard School of Public Health's Nutrition Source),定期摄取这类零食将对其有所偏好,进而改变饮食行为和品质。


针对可耐久存放的包装零食(shelf-stable packaged goods),消费者应详阅包装上的营养讯息,专家提醒查看钠、添加物和饱和脂肪含量,零包装食品最健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餐日报”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